?
  • 行業專題
  • IndustryTopic
  • 對于未來的機器人產業,趙杰教授作了這幾個大方向的預測

     趙杰教授在第九屆中國國際機器人高峰論壇上,整合“面向十四五”、“技術預測”、“面向2035”三個方向,針對新一輪的國家中長期發展規劃,結合當前機器人產業的形勢,闡述了他對于機器人行業未來的展望和預測。
     
      兩個熱詞
     
      第一部分提到當前的形勢,趙杰教授指出,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機器人圈里有兩個詞,一個是“倒閉”。國外幾個比較牛的企業,像Anki,包括美國的,還包括丹麥的一些公司都在倒閉,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資金鏈斷裂,他提到,很多公司對此現狀也付出了許多努力,最有代表性的就是Rethink公司,為了這個事還專門給國家寫了一個報告,講的就是倒閉潮來了機器人產業怎么了云云,國家領導也比較關心這件事,還專門寫了一個報告回應,主體的報告意思是:任何產業永遠是從一個火的過程到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對于個體來說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但是對于整個產業來說也許是一件好事,經過大浪淘沙的淘汰,有可持續發展能力的企業能夠活下來,只要機器人企業堅持住活下來就能見到明天。
     

     
      第二部分他提到了“降速”的問題,這也是機器人圈里現在的熱詞。從19年上半年工業機器人的銷售記錄可以看到3月、4月、5月、6月都下降得比較大,跟18年同比下降比較大,同時,機器人企業18年工業機器人增長率比17年大概增長1%左右,增長速度明顯下滑,再沒有前幾年兩位數的百分比增長。
     
      趙杰教授認為,無論從以上兩個熱詞也好,還是從機器人當前所處的階段也好,機器人行業應該說已經進入了一個深度調整的時期,一個產業要想良性發展,這種調整可能要經過幾輪,機器人行業現在是進入到第一輪深度調整的時期。趙杰教授在會場表示:“實際上企業面臨著很多信息,拿工業機器人來說,跟別的產品不太一樣的地方在于原先一直總想找點什么“彎道超車”,還有很多人說什么“農村包圍城市”,機器人圈里把整個抗戰的戰略都已經全用上了,但最后的結果卻不怎樣。”
     
      因此他認為,盡管機器人企業想走兩鄉,想走一些跟國外品牌不正面競爭的策略,但實際上逃避競爭在機器人這個領域中是不存在的,因為機器人企業已經進入到跟國外品牌正面競爭的階段了,庫卡被收購了,把它算成機器人企業自己的品牌,但仍還有其它外國企業都在中國建廠,尤其是在這個下滑的時期,他們也會有很多的戰略,那么這樣的話,結果就是機器人企業原先所想的很理想的,機器人企業是不是不跟它正面突破,它做它的,機器人企業做機器人企業的,機器人企業偷偷的發展,這個都做不到了,在很多領域一定會出現機器人企業這種正面的競爭。
     
      現在國家經濟已經從“高速發展期”進入到了“高質量發展期”,趙杰教授稱,實際上機器人也是一樣,機器人企業前幾年是高速發展,到這幾年的調整階段,這個調整的階段最關鍵的一點就是機器人企業怎么能夠走向高質量的發展。他認為,要想實現高質量發展,機器人企業靠跟人家打打價格戰之類的可能不行了,機器人企業還得需要有核心技術,只有機器人企業把核心技術突破了才有發展前景,機器人企業核心技術還是要可控、還是要自主。
     
      趙杰教授提到,在自主上他認為華為任正非的策略有一點值得學習——擁有技術不代表一定要用,比如說(任正非)“B計劃”。機器人企業也可以擁有了核心技術但不代表不去合作,不代表不去用,但這是為了機器人企業后續,尤其是面臨當前這個時代這種國際化受到了保護主義抬頭的時代里,核心技術的掌握可能會更加重要一些。”
     

     
      三大轉變
     
      趙杰教授表示,再有一個就是人工智能的發展給機器人企業帶來了很多的好處,以前他總是說感謝人工智能火了,機器人的熱度降一降,可以反思反思,踏踏實實做點事。同時,機器人企業真的要感謝人工智能,機器人要想真正的發展,機器人企業的量要上去,它的領域一定要拓展。這種領域拓展可能前20年機器人好做的事機器人企業都做了,可能接下來機器人企業再拓展領域的時候都是那些機器人不太好做的事了,就是機器人要做一些更為復雜的作業,而不是簡單的作業了。
     
      復雜的作業帶來的是什么?趙杰教授提出,機器人企業叫做初步的智能作業,一個是必須賦予外部傳感器,更重要的是有人工智能來賦予他更好的這種決策能力,這樣的話機器人在領域拓展中才能順利地發展起來,所以人工智能對于機器人企業機器人下一步的發展至關重要,所以他認為抓住人工智能賦予機器人的大好機遇,機器人企業可以實現領域的拓展、實現機器人行業的拓展,包括服務等方面。
     
      趙杰教授接著提出,實際上機器人企業也有一些好的事情在出現,機器人企業真正從18年底到19年,他參加過一些會,通過跟機器人企業一起溝通,發現機器人企業也在發生變化,他認為實際上這也是邁向高質量發展一個很重要的標志,那就是機器人企業都在深度思考這個事。因此他提出目前機器人企業面臨的三個轉變:
     
      第一個是虛向實的轉變,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資本,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機器人企業幾個機器人企業融資過億的都是實體企業,那些炒概念、講故事的拿錢不太容易了,而很多整機的企業拿到錢了。
     
      第二個是量向質的轉變,很多企業老總也開始跟他講一件事,就是怎么去合作、怎么把機器人企業的品質做好,而不再去談他今年要搞多大的規模。
     
      更重要的是第三個轉變,他表示還記得前幾年,他聽過很多企業老板做報告也好,聊天也好,都在講布局,布什么局,要布很多領域的局,而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他聽很多老板在講,要在哪一個領域深耕細作,要把這個領域做好,他認為這個就是泛向專的轉變。
     

     
      五大驅動
     
      第二部分他從技術和產業的角度跟機器人企業做了討論,他認為這個需要包括了國家未來的一些事情,也包括新長期發展規劃做的一些事情。他提到,如果把機器人頂級國際會議包括ICRA、IROS,把它的熱詞搜一下、看一看,包括近幾年的熱詞都統計一下,最后可以看到,從機器人基礎前沿的熱點還是集中在跟人工智能的深度融合,還有一些導航、地圖構建像SLAM等等這些東西,以及自主、智能、共融、協作的發展趨勢。他表示,從近幾年美國的Gartner公司的新興技術成熟度預測結果來看,智能機器人的技術成熟度曲線上迅速逼近頂峰,意味著成熟期即將到來,特別是智能機器人。
     
      他提到有一個雜志是Sciences Robotics,在18年歸納了機器人前沿基礎研究十個重大挑戰,包括新材料和制造、生物混合和生物啟發機器人、新能源電池和能量收集、機器人集群、極端環境導航探索、人工智能、腦機接口、社會交互等等。結合這些,機器人企業也組織了一些專家學者,對從技術角度進行了一些歸納。他也坦言,機器人如果整體來看是一個很繁雜的事情,種類也非常多,但從技術預測角度來說,機器人企業要把多種機器人它的共性提煉出來的話,第一個就是結構與本體、第二個是感知與交互、第三個是控制與決策這三個方面。
     
      在結構與本體方面,趙杰教授又將其分了三個階段,他提出到2025、2030、2035年,總體的特征就是形態多樣化、安全本質華、類生命化。到2025年機器人企業在剛柔復合、柔順安全這一塊可以進入到使用;他認為機器人是一個多學科的東西,很多時候也是依托別的學科發展而發展的,因此到2030年,機器人可能隨著新材料的出現或者是新的驅動形式、新的功能材料等等出現,整個機器人的形態會有一個大的創新,有很多機器人企業現在看到的軟體機器人等新的形態機器人,到2035年可能機器人企業進入到一種升級融合,包括一些腦電、機電人工假手,可能2035年是以高性能的類生命體和混合生命體的升級融合將會出現。
     
      從感知和交互上,趙杰教授認為,機器人的總體特征是體現在感知泛在化、信息海量化、交互多模態化和類人化的特征。到了2035年的時候可能機器人企業能夠實現泛在的感知或者是多模交互,到2030年的時候融合感知和自然交互會出現,到2035年則可能是全域感知、社會交互就會出現。他提到,所謂的社會交互現在也是機器人領域中一個非常新的詞,但社會的交互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對話和表情的識別,它跟社會的文化、知識的背景等等各個方面,包括法律規則都相關。
     
      在控制與決策方面,趙杰教授道:“可能它(機器人)的總體特征體現在類生命系統的構架改變,再一個就是智能的增殖或者是自主進化等特征。這也分為這三個階段,從互聯智能到人機融合智能到自主智能的初期,機器人企業現在講自主智能,但自主智能是一個無限長的過程。機器人企業只能說到一個自主智能的初期階段。”
     
      從產業的角度,趙杰教授提出,目前工業機器人可能要從傳統的領域向新興領域加速轉變,而且從生產方式來看,可能目前以追求生產效率為主要目標的這種剛性生產,要向以面向小批量、多品種定制化的柔性生產來過渡,同時智能工廠的解決方案機器人也逐漸在智能工廠領域中得到大量的應用
     
      從服務機器人角度來看,就是以人工智能為依托,深耕個人與家庭服務領域,他強調,實際上家用、醫療、公共服務已經成為三大投資熱點,在未來產業鏈可能向應用層延伸,服務能力從單一能夠向復雜化發展。他也提到,前段時間非常多人也在說服務機器人,但他覺得服務機器人最主要的問題是服務能力,機器人企業現在做了很多服務機器人功能很復雜,但是目前服務能力還不夠。他提到在早期當時很多專家都在說,機器人企業哪怕就做好一件事的服務也有市場,但目前看來,未來還是應該從單一服務能力向復雜、多功能的服務能力來轉化,還有認知智能的快速發展,產業的進程可能要持續加速,全面具備了的才叫做服務機器人。
     

     
      趙杰教授認為特種機器人可能也會實現實用化或者是產業化,會與多種行業結合,而且逐步會在核電、礦山極端環境下替代人類完成更加復雜的任務。他認為,隨著機器人企業國家大型的基礎設施建設,機器人企業有很多國際上都沒有的市場優勢。“比如說前十座大橋中國占了多少座,還有橋梁、隧道、極地科考等等,它的運行、維護和安全保障都是未來機器人一個非常大的發展方向。”趙杰教授這樣解釋。
     
      技術預測
     
      以上是他對于技術上的預測,接下來他又講一講未來10到15年,機器人企業國家機器人到底會怎么樣,未來10到15年全球機器人產業將形成什么樣的一個戰略格局,他提出了四段話:
     
      第一個,全球機器人產業格局將得到重塑,中國將成為產業格局中的重要力量。他認為,隨著中國的崛起或者中國集群的崛起,使得全球機器人的產業格局,一定會得到重塑,而且中國一定是機器人產業格局中的重要力量,可能中國占領的位置也許排在前三、也許排在前二。
     
      第二個,從工業機器人來說,目前工業機器人是世界幾大機器人企業都在以中國市場為核心,因為中國現在是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市場,(機器人企業)都在以中國來作為未來戰略布局的一個重要的方向,支撐點就決勝于中國。同時一方面未來亞洲機器人企業一些產業向東南亞轉移,另一方面“一帶一路”國家產業一定會興起,制造業一定會興起,所以未來亞洲“一帶一路”國家將成為世界強國,爭奪工業機器人的重要市場。所以他認為中國提了“一帶一路”倡議,對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也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第三個,服務機器人將成為世界機器人強國爭奪新興產業主導地位的重要戰場。趙杰教授表示,工業機器人市場是可預測的,但服務機器人的市場一旦發展起來,產值可能無法預測,但一定會遠高于工業機器人。他表示消費市場具有可以預見的可怕市場,一個家電行業,就能出現美的、格力這樣一兩千億產值的企業,因此他認為未來一定是服務機器人會高于工業機器人很多,從總產值來說,誰主導了服務機器人,誰就主導了世界機器人的產業,未來國家一定會爭奪服務機器人產業的主導權。
     
      第四個,特種機器人地位異常突出,將成為世界機器人強國相互制衡的重要手段。他提出包括像煤礦、核電會有一定的產業,中國特種機器人的產業可能未來不會像大多數人想的那么大,但是它的利潤一定是非常高的行業。更重要的是,特種機器人未來將不是以產業的形式被機器人企業所關注,而是成為國家間制衡的手段,包括軍用的特種機器人,核工業機器人等可能未來也是一種相互禁運各個方面的存在,所以特種機器人一定會成為一個制衡的重要手段。
     
      他認為,只要國家的機器人產業真正能實現良性的、健康的發展的話,未來這些還是能夠實現的。首先,趙杰教授認為,機器人領域總體形勢上,機器人企業一定會處在世界先進水平的行列,工業機器人領域機器人企業一定會處在世界強國的行列,只是這個強國行列機器人企業能排第幾的問題。服務機器人企業有望能夠成為主導服務機器人產業的機遇,中國國家很多企業,從科沃斯、大疆等等已經有了很多,在國際上能夠數得上來,甚至在某個小領域中具有引領性的企業已經出現了,他們一定隨著服務機器人快速的發展或者它的產業逐漸成熟。
     
      趙杰教授透露,在特種機器人上,目前更是很多優勢是中國服務機器人企業獨有的,例如隨著機器人企業國家大型的基礎建設,大型的橋梁、隧道馬上會出現,這是中國機器人企業獨有的,這些安全運營所用的特種機器人一定會在國際上處在領先的地位。所以特種機器人隨著新領域的不斷拓展,特種機器人企業進入國際先進行列還是非常有希望的。
     
      趙杰教授總結道,就整個態勢分析來說,一個是工業機器人在總體上可能未來競爭會更加激烈,再一個是服務機器人具有占領主導定位的機遇,特種機器人在拓展領域和取得領先地位上機器人企業也有一定的機會。而就行業來說,機器人企業現在機器人所處的目前狀態一定是暫時的,機器人企業只要過了這一段時期,機器人企業還會迎來非常美好的明天。
    [打印文本] []
    ?
    全部評論(0
    ?
    TOP Bookmark
    一本道中文字幕av无码,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一本道AV免费高清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