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行業專題
  • IndustryTopic
  • “產品研發+人才培養”,GSK雙腿跑助力智能制造!

      9月16日,第九屆中國國際機器人高峰論壇在上海大華虹橋假日酒店召開,上午主論壇“機器人賦能產業 智贏未來”在一片掌聲中暫告一段了。隨之,下午四個主題論壇同期舉行,讓精彩繼續。本期小編將分享其中一個主題論壇(金屬加工主題論壇)的所有嘉賓演講內容。
     
      演講人: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智能制造工程中心常務副主任 宋健
     
      演講主題:GSK工業機器人助力智能制造
     
      廣州數控在數控和機器人領域里已有30年的時間,宋健從三方面來講述GSK工業機器人是如何助力智能制造的。分別是GSK企業簡介、GSK機器人與工業企業、GSK機器人與職業教育,讓我們一一走進聆聽。
     


     
      GSK企業簡介
     
      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后文簡稱“廣數”)在1991年初有了很大的數控系統,1998年開始做驅動,2002年開始做數控電機,這應該是在國內最早可以提供三位一體或者數控驅動和數控電機。廣州數控2006年進入工器械領域,當時考慮的兩個因素是,一個是技術積累,再一個是廣數預測早期的“計劃生育”政策會人口紅利逐漸降低。做了3年之后,廣數在2009年開始逐漸向外推廣工業機器人,到如今已有整整10個年。
     
      目前廣數共有三個園區,第一園區是專門做數控的早期基地,在2002年建設的,占地面積120畝,建筑面積10萬平方米。建成數控系統年產20萬套、伺服電機40萬臺的產業基地,產品性能達到世界先進,產業化能力國內第一。擁有員工1800人,國內規模最大的國家級數控技術研發中心;累計銷售超100萬臺套數控系統,自2000年開始,連續20年產銷量國內第一,世界前三位。
     
      廣數的三號園區,專門用于機器人的生產和研發。項目園區占地面積約7萬平方米,建筑面積約15萬平方米,一期建筑面積約2萬平方米,規劃產能3萬臺機器人。
     
      廣數還有二號園區,大家叫它計劃B,是做減速器的。其實二號園區是從2009年就開始了,沒有成為廣數的主配有兩個原因,第一,浙江雙華和秦川等公司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很難超越;第二,廣數做減速器主要是為了減速技術,為了一些特供加工或者工藝,市面上的加速器專機需要上千萬,廣數在這點技術上取得突破了,只需要花費差不多30萬左右,但效率上確實會低很多。
     
      十多年下來,廣數目前在焊接、碼垛、噴涂、上下料、搬運、沖壓折彎等這些方面都取得了比較大的突破。目前較多的客戶還是集中在汽車產業,金屬加工是主要環節,接下來廣數會在家電行業做一些突破和推廣。

      GSK機器人與工業企業
     
      廣數的推廣方式有兩種,一個是渠道合作推廣,二是終端用戶代表。
     
      宋健挑了13個重點應用行業做案例分享,每個行業又舉了詳細的事例來做說明。包括機床上下料應用(電機軸成線(車銑磨)、新能源汽車零部件殼體(銑)、空調壓縮機曲軸(專機)、二維視覺)、打磨拋光去毛刺應用(汽車部件、通訊基站鈑金件、溫度計外殼、不銹鋼制品、高爾夫球頭)、五金家電行業(水壺)、五金日用行業(燈具電鍍清洗、精密鑄造)、自行車行業(氬弧焊,鋁合金車籃子)、工程機械(鼓風機輪轂、風筒)、化工行業(軟包化肥)、
     
      陶瓷衛浴行業(噴釉)、五金家電行業(3D視覺,空調蒸發器)、3C電子行業(PCB板,視覺自動抓取)、汽車行業(汽車后底盤、汽車音響裝配)、日用化工行業(紙巾碼垛)、家電行業(洗碗機密封膠)。
     


     
      在機床上下料方面,廣數提到他們擁有一個國家實驗室,是關于機床方面的,可以在部分機床上做試驗。特別是對一些汽車產品可以前期做工藝,怎么選?角度調多少?或者用到其他的輔助工具(比如高速水泵),可以用多種方法去調整試驗。這個工作如果放在用戶企業里面可能很難承受,因為他們沒有把握,也不知道具體怎么做。另外用戶企業的機床本身的數量、型號也是不夠的,不像廣數有一百臺不同的機床可以去驗證。
     
      廣數在金屬加工領域打下比較好的基礎,這是廣數這些年在金屬加工方面取得突破的原因。在金屬上下料比較常見的技術,早期大家都有普通的上下料,早幾年前開始用技術解決,大小上有區別、形狀上略微有區別。按照廣數當時的傳統器械理念做五套料艙成本不低,它換料比較頻繁,這樣使用起來效益就非常的低,后來廣數就給它做視覺,簡單的視覺就可以實現五套料艙十幾個規格在一個傳輸帶上面。
     
      另外廣數在打磨拋光去毛刺這塊,沒有很好的解決,廣數2013年專門成立了這樣的一個打磨小組,這個工藝里面廣數很早期取得了一些突破。長城汽車2014年做一個小的鋼件去毛刺,東風汽車發動機缸體去毛刺。相比大企業,廣數在很多中小型企業成功率還低一點。后來廣數總結一個原因,大企業的品控會比較好,來料一致性比較好,機器人在做的時候它整個毛刺量會比較小,廣數在其他一些小廠反而有些時候會存在一些失敗項目。大家知道金屬粉塵比常規的泥土粉塵壓力更大,吸入人體危害極大。廣東地區很多做鍋碗瓢盆或者不銹鋼的拋光度,這也是廣數想重點針對的。
     
      焊接也是廣數的重點應用領域之一,前幾年共享單車火爆市場,廣數就參與了上海部分車籃架的機械焊接工作。另外就是在陶瓷衛浴領域,其實廣數在早期就擁有了大量優勢,是因為廣數早期去摸索了陶瓷衛浴工藝對集成的要求。這個周期非常長,有些衛浴產品燒出來是24小時或者12小時,這個過程當中稍微有一點調整就是一天或者半天,這樣一套完整工序下來一星期就過去了。廣數和陶瓷衛浴合作的時候,有四個人連續在客戶工廠蹲了十個月,才真正把這個工序給攻克下來。這也是很多企業現在做其他新的行業,但效果卻不太理想的原因,對這個產品的工藝本身掌握不太夠。
     
      除了行業應用案例,宋健還分析了目前工業機器人的發展趨勢,大致分為兩點:
     
      1、更加柔性化、智能化,強調人機協作
     
      機器人正經歷從“機器”到人的轉變。我們可以將機器人分為三代,第一代,傳統的工業機器人,其形態已經接近50年未發生重大改變。
     
      第二代,“有感覺”的機器人。具備部分的視覺,觸覺及聽覺等功能。例如協作機器人、根據激光反饋的自動跟蹤焊縫的弧焊焊接機器人。代表品牌有UR,rethink等,國產起步晚但已陸續出現。
     
      第三代,依靠人工智能技術進行規劃,控制的機器人。它們根據感知的信息,進行獨立思考、識別及推理,并做出判斷和決策,不用人的干預自動完成,成為生產體系的主體,甚至可以替代機床等工作母機,例如云服務機器人。DFKI(德國人工智能研究中心)研究出了智能抓取與裝配機器人,可以通過抽象記憶系統用于自適應抓取與智能產品裝配。
     
      為了增加工業機器人的使用場景,使得機器人更加柔性化。
     
      2、低成本經濟型本體
     
      廣大中小企業能接受的投資回收期最長兩年,最好是一年就能回收,長期來講,需要將價格控制在10萬以內。工業機器人在10年前銷售均價在50萬左右,現在價格是四大家族機器人15-30萬。國產機器人主流品牌價格略低于四大家族,經濟型的純國產機器人價格更低。估計未來隨著減速機等零部件國產化,工業機器人均價估計會降到5萬以內。(但目前正常不可以)
     
      GSK機器人與職業教育
     
      除了工業企業廣數還關注在職業教育這塊,一個原因是廣數自己深有體會。廣數在2010年做了一件事,廣數開始編制機器人內部培訓標準。有意思的是,在2013年,政府到廣數調研的時候想做機器人編制標準的時候發現已有這個,當時廣數已經起草了兩項。近兩年國家更是大力提倡做機器人編制標準。
     


     
      廣數1999年成立了一個學院,到今年是兩千人左右。廣數會對學員做一些軟件培訓,包括視覺、離線編程等。廣數倡導“一產一學”培訓理念,在廣數學院的又是學員又是員工,這兩個是聯系在一起的。GSK廣數職業培訓學院,采用雙元制的職業培訓模式,所謂雙元,是指職業培訓要求參加培訓的人員必須經過兩個場所的培訓,一元是指廣數職業培訓學院;另一元是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崗位實訓場所。
     
      依托國際智能制造產業聯盟等平臺資源,廣州數控與聯盟及相關企業共同提出:打造政產學研金介用七位一體的工業機器人與智能制造產教融合創新工場(工程應用中心),集聚智能科技創新資源,創新體制機制,最終推動服務產教融合,實現產教共生。
     
      共建工業機器人與智能制造產教融合創新工場(工程應用中心),可以輔助以研究院,或公司,或民辦非組織等,銜接政產學研金介用七位一體,整合科技創新基礎資源,實現以項目帶動,服務區域產業升級發展,承擔實訓教學育人功用,從源頭上發揮科技創新對經濟增長的驅動力。
     
      總的下來,廣數不管是在行業應用領域還是職業教育都在不斷摸索當中,廣數希望和所有的機器人行業從業者一起努力,把國產機器人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打印文本] []
    ?
    全部評論(0
    ?
    TOP Bookmark
    一本道中文字幕av无码,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一本道AV免费高清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